bbts_肉食主义

冬盾叉,霜铁,超蝙,瑟巴,可拆不逆,微博ID同撸否

【冬叉】属于反派的夜晚(短完,有刀)

去年五月份的脑洞,其实早就脑到结局了一直懒得写,最近在试图清理这些不长但烂尾的小段子就把它写完了www


找了半天没找到,好像是之前没在lft发过,就直接贴全文吧w


==============================================


第一个晚上,James醒来的时候,Rumlow就坐在他的床脚。

舷窗外隐隐透进来的月光勾勒出他穿着战甲的身形,男人点着一根烟,他们就这么隔着那一星火苗对视。

“你的制服丑死了。”最后还是James先开了口。

被打断的睡眠让他隐隐感到些头疼。他用右手撑起身体,空荡荡的左肩让他有点难以保持平衡。

“顶着这一头鸡毛的人最没资格跟我说这话。”Rumlow叹了口气,放下那个丑不啦叽铁头盔,拉了他一把,“离开九头蛇之后你过得也太狼狈了吧。”

“嗯。”九头蛇的前武器带着困倦的鼻音回了一声。

现任武器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似乎没预料到对方会这么直白的承认,让他那一肚子准备好的辩论词都没了用处,有点尴尬的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那跟我回去吧。”

“我好困。”James说,闷闷的一头扎进男人怀里,“先陪我睡一会儿。”

 

 

 

第二个晚上Rumlow坐得离他远了点。

“过来点。”James不满的拍了拍旁边的被子,“我又不会打你。”

“你也打不过啊。”Rumlow指着他断掉的机械臂翻了个白眼,“不许睡觉,这次要好好听我说完!”

“且不说你那个盗版血清有没有用,你大半夜的闯进我房间,居然还不许我睡觉吗?”James觉得自己超级有理,他拍床铺的声音更大了一点,“过来,要不我就喊人啦。”

“信不信我——”Rumlow瞪着眼,把拳头捏得咔咔响。

“信不信我打个响指Steve都会冲进来把你扔出去?”

“……你牛逼。”Rumlow撇了撇嘴,最终还是坐了过去。

虽然这家伙少了一只手,但呼叫美国队长这个被动技能实在是太开挂了。

“诶,”他坐了一会儿,然后戳了戳压在自己肩膀上的鸡窝头,“跟我回去呗?”

回答他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操,你是睡神转世吗???”

 

 

 

第三个晚上James给他出了个主意。

“我们可以干点别的。”他颇具暗示性的打量了一番男人包裹在作战服里的身体,“这样我就不会睡着了。”

Rumlow看上去有点被他吓到了,“老子都他妈毁容了你也吃得下去?”

“没事,”James大度的摆了摆手,“这儿光线不好,看不清楚。”

“操你的——”

“那我睡了。”

“别!”Rumlow喊,然后他扭捏了一阵,慢吞吞的脱掉了厚重的战甲,和紧身衣,还有内衣,“你这个变态,”他闭上眼,就像要英勇赴死的敢死队员一样咬着牙说,“来吧!”

“你自己来。”James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好困。”

“操你的——”

“那我睡了。”

“妈的,算你狠。”Rumlow咬了咬牙,坐上了对方的大腿,“你跟我——你他妈干嘛?”

“你都自己坐上来了,干你啊。”

 

 

 

第四个晚上依然如此。

“你跟我……啊……跟我回……”

“什么?我听不清。”

“老子叫你动慢点!你的Steve怎么就不治治你这个流氓习气!”

“我又不跟别人耍流氓。而且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我上门来是来劝降你的!”

“那你劝啊。”

“九头蛇——啊……操,你能不能别一听我说正事就玩儿命顶?”

“晚上干这个才是正事。”

 

 

 

第五、第六、第七个晚上都没什么新意。




第八个晚上两个人都累了。

“你为什么一直回避这个话题?”Rumlow筋疲力尽靠在James怀里,连制止对方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刚才的那场高潮来得太猛太急,即便是超级血清也没能让他很快恢复,果然盗版货都是腊鸡。

“我回答了,你还会来吗?”

房间里的空气沉默了。

“那要看你的回答了。”Rumlow有点艰难的说,声音沙哑,“我也不是这么闲,天天都有时间陪你玩。”

James抱着他的手臂收紧了——他现在只有一只手,拥抱这个动作对他来说有些吃力,他们必须贴得很近很近,但幸好在这件事上交叉骨没和他对着干。

“睡吧。”Rumlow这几天来第一次这样说。

 

 

 

第九个晚上Rumlow变得很安静,如果不是那股淡淡的烟味James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出现。

那个问题他们都心知肚明。

“……我不会回去的。”James艰涩而简短的说。

“哦。”

前武器猛地抬起头,他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或者至少有一顿痛骂,但什么都没发生。前特战队长只是站在舷窗边,脸颊轮廓在月光下柔和得有些模糊。

“无论哪条路都会很艰难,但在这儿至少有人会和你站在一起。”

“在九头蛇的时候你也会和我站在一起。”Jame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渴切的看着这个无恶不作的九头蛇余孽——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并深知绝无更改的可能,但依然希望这个人能再尝试一下,再向他伸出一次手。

“既然做了决定就别再回头。”Rumlow自顾自的说着,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九头蛇,冬日战士,杀戮和电椅,都别再想了,你不属于我们。”

男人猛吸了几口烟,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就像他在从前的每一场战斗开始前那样。

“你不配做个反派。”他揉了揉冬日战士的头发,以James从未见过的轻松模样笑起来,“我宣布,你被开除了。”

这个真正的反派毫无留恋的转过身,消失在了月光里。

 

 

 

月亮沉了下去。更刺眼的光从舷窗外射进来。

仪器的蜂鸣声,机械的摩擦声,消毒水和棉花的味道。

“嗨,Buck。”他看到面前的舱门慢慢升起,露出Steve表情欣喜又有些小心翼翼的脸,“你醒了。”

快速升高的温度让舱中的冷气凝成了水珠。James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活动着还有些僵硬的面部肌肉,感觉像是做出了个微笑的表情。

“嗯。”他说,“醒了。”

 

===FIN=== 

 

注:叉骨已经自爆死了,一切都是梦。

舷窗就是休眠舱上的玻璃窗。

月光是舱外灯光隔着舷窗看的样子。


【冬叉/盾叉】watchdog(PWP,5.1下篇完结,警告内详)

这两天去练车了 真的车 考驾照那种_(:з」∠)_

还是周一更的不过晚了一周哈哈哈


========================================


微博or随缘


========================================


顺便问一句,冬盾叉拉火车有人吃吗?想看的评论告诉我w

(只是也许(并不一定写

给阿童童加鸡腿!!居然还配图了兴奋到晕厥!

叽叽童:

吃all叉的大家请吃我一篇盾叉安利

 八宝宝的《盲区》

是我的入坑文,迄今为止已经舔了四遍,依然被萌得猪叫
色情与纯情齐飞,是我见过最甜的bdsm,叉叉十分勾人,盾盾同时兼顾高中小男生一般的暖和成人的流氓,有肉,而且很多很耻而且鲜美多汁,他们已经攻下本垒了,请组织放心跳坑(文里的盾盾才没有我画得这么傻,他帅得我要去换裤子

“或许你可以考虑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罗杰斯的语气平静得就像在做战后汇报,平静,而且坚定,“我可以做你的支配者。”

【冬叉/盾叉】watchdog(PWP,4.21中篇,警告内详)

注意:

AU,退伍军人冬/私人保镖盾/私家侦探叉,极度OOC,冬盾略黑叉略怂!!!!

冬盾情侣,含冬盾肉暗示!!洁癖慎入!!!

无具体冬盾肉,所以不打冬盾tag,船戏只有冬叉+盾叉!!!!


===================================================


熄灯啦,破电脑的电只能坚持写到这了ww

周末回家,大概周一会继续吧,还是用爱发电蟹蟹,爱我就请评论我www


===================================================


作为一个坚贞不屈的直男,Rumlow挣扎了,真的——但Fury这么重视Steve、这么戒备Bucky可不是没理由的。

他揍上了Bucky的肚子,鉴于他刚才一直是个弱鸡偷窥狂的形象,这出乎意料的一击成功了,但Steve,那个他以为不会动手的道德楷模,在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打了之后下意识的拧住了侦探的胳膊把他面朝下摔在了地上。

Rumlow一点都没留力,但这种程度还是比伊拉克的榴弹弱多了,棕发男人在坐在他大腿上的Rogers犹豫是否要放开他之前翻身爬了起来,整个人压在了他背上。

“放……”身上压着两个壮汉,Rumlow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我不能……”

“嘘,”Barnes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插进侦探的紧身牛仔裤,“你就喜欢这样是不是,小野猫?你看你都这么硬了。”


随缘or微博

【冬叉/盾叉】watchdog(PWP,4.20上部,警告内详)

注意:

AU,退伍军人冬/私人保镖盾/私家侦探叉,极度OOC,冬盾略黑叉略怂!!!!

冬盾情侣,含冬盾肉暗示!!洁癖慎入!!!

无具体冬盾肉,所以不打冬盾tag,船戏只有冬叉+盾叉!!!!



Rollins打来电话的时候Rumlow刚冲好一杯哈根山。

托这该死的监视任务的福,他好不容易说服Pierce拨出预算来新买的那台全自动咖啡机自己至今还一次都没用上。

“是,我叫Devin回去的。”私家侦探把手机夹在头和肩膀之间,好腾出手来给火腿切片,“他这一天都恨不得坐到我腿上,我真受够了。”

“原谅他吧,今天可是情人节,”他的副手说,“这小子暗恋你好久了,他手机锁屏都是你的偷拍照。”

“那也不代表我要改变性取向。”Rumlow翻了个白眼,“以及感谢你提醒我情人节的夜晚我还得值班这件事。”

九头蛇事务所是出了名的不挑活儿——只要给钱什么都敢干,甚至还有两次为了找人黑进了FBI的数据库——所以当那个独眼Fury把两整箱钞票拍在办公桌上要求派人监视他的一个手下时,Pierce还能说什么,当然是答应他啦。

“说真的,你盯了那对快一个月了,每天耳濡目染居然还没弯。”

说到这个,Rumlow真的还挺想辞职的。

随缘or微博


靠爱发电,所以lft也好微博也好sy也好,给个评论吧QWQ

【盾叉】Blindside 盲区 - 19 (BDSM警告,非AU)

·队2背景,非AU,含BDSM内容


·文笔不稳定,更新也不稳定,求轻拍_(:з」∠)_


·队长不黑,叉骨也不


·一篇关于疼痛的故事,可能治愈,更可能致郁


·肉会有的,但不会很快


·随缘求支持,微博:bbts_肉食主义


==================================


更新了[]~( ̄▽ ̄)~*

快四个月了 我居然还没弃坑 没想到吧

惊喜不惊喜 意外不意外


==================================



【19】

“跪在椅子上。”罗杰斯平静的说,双手抱胸的姿势让结实的三角肌显得更加饱满而具有威胁性,“你有一分钟,或者我帮你那么做。”

朗姆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保守的老派正义楷模——这简直荒唐透顶。

“别——”特战队长艰难的说,因为对方难得如此毫无寰转余地的强硬而颤抖起来,恐惧和兴奋,他不知道该用哪个形容目前的感受,又或许这两个词是因果关系,“等下班之后,我可以跟你回家。”

“四十五秒。”

这个答案并不意外,朗姆洛从没指望美国队长改变主意——当他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被任何人或任何事改变,他会在适当的时侯柔情似水,但更多的时候坚如磐石——他只是无法坦然的接受这个结果,寄希望于那概率渺茫的回心转意。

他试着抵抗这种威压,但支配者的目光让他只能绝望的颤抖,几乎无法呼吸。他大概永远没办法违抗美国队长。这种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从耳根到大腿,过电般的酥麻感让朗姆洛战悚起来。

“三十秒。” 

朗姆洛从那眼神里看到了怜悯——他知道他的犹豫大概为自己争取到了些额外的惩罚,而且再拖延下去这个数目只会更多。

于是他只能哆嗦着解开皮带,为隐藏包扎带而特意挑选的宽松裤子顺着刚清洗过、还光滑的泛着水汽的皮肤上滑下来。美国队长的办公桌前有张扶手椅,他让椅背对着窗户,希望那个海绵垫可以挡住他的脸,至少减少一点羞耻感,然后在柔软的坐垫上跪下来。

温热的躯体从他身后覆上来,朗姆洛绷紧了身体,但对方只是一手越过他的肩膀握住椅背,一手拉住了控制杆,让椅面的高度降低,靠背的坡度变得平缓。

特战队长的全副精力都集中在不要让自己哽咽出声上,直到美国队长托了一下他的背,他才意识到椅背已经和那张大办公桌的桌面碰在了一起。他的双肘撑在桌面上,屁股正卡在桌沿,重心落在了膝盖和靠在向前倾斜的椅背上的大腿上,受伤的小腿没受到任何压迫,但他却宁可不要这样——现在他没有任何遮蔽物的趴在桌子上,直面着一尘不染的巨大落地窗。

他想要挣扎,但刚才的拖延已经用光了今天的“跟罗杰斯对着干”份额,况且当他下半身只剩条内裤的时候,说反抗也不过是个笑话。

“你知道我不会改变主意放过你,就像你无法违抗格兰德的命令一样。”罗杰斯绕到办公桌的另一边,他看到那只通常握着盾牌的手拉开抽屉,拿出根直尺放在桌面上,“但你刚才还是试图争取了,我想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不是吗?”

美国队长喜欢闲暇时间里画几幅画,那根两指多宽的长塑料尺就来源于这该死的四十年代爱好。朗姆洛从没仔细观察过,但现在它就躺在自己眼前,并且他很清楚它接下来将会出现在哪,这让他屏住了呼吸。

但罗杰斯并没直接开始,而在放好尺子之后直接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脑。

“队长……”朗姆洛难堪的在微凉的桌面上扭动着,“拜托,就,直接开始……”

“我会在我认为适当的时候开始,士兵。”他的支配者平静的说,“这从不是由你决定的事。”


(虽然没什么但还是有点敏感词 随缘或者微博见吧 前面有链接)


===4.14 TBC===

【冬叉脑洞】钓鱼执法

朗姆洛在网络公司嗨爪工作,为了保持公司出品的交(yue)友(pao)软件的高点击量,老板皮尔斯要求每个员工都注册账号,活跃度列入绩效指标。

朗姆洛为了奖金,搜了一堆美女头像头像注册了十几个小号各处聊骚,上到四十五岁火辣人妻下到十八岁清纯学生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演不到的,经过一个月的不懈努力成为了公司热度榜第一。

吧唧是扫黄组的,为了考察嗨爪是否涉及非法色情交易也注册了个账号搞钓鱼,然后发现无论是四十五岁火辣人妻还是十八岁清纯学生妹好像说话都是一个套路,连用的表情包都差不多。

说嗨爪涉黄没啥证据,那就从另一个角度入手搞死这个不正经的软件吧。于是吧唧发了个贴:揭秘嗨爪约炮——你聊骚的性感女神其实都是秃顶大叔,以朗姆洛的众多小号为例。

嗨爪为了公关只能把朗姆洛的小号都封了,绩效工资也没了。

朗姆洛这个气啊,没钱也就算了,还被人说成秃顶大叔。然后他又开了一个小号,想约吧唧出来揍死这小王八蛋。

吧唧一看表情包就发现这个“翘臀小野猫567”就是之前那堆小号的主人,也有点好奇他到底是不是秃顶大叔,就同意了见面。

在约好的那个晚上朗姆洛拎着棒球棍就去了,早早开了的房间等着,然而拿到了酒店监控录像的吧唧看穿了一切。

屁股是挺翘的,感觉也挺野,是他的菜。

朗姆洛报复未果,反而被日了一整晚,第二天一早还被亮明身份的吧唧说成涉黄,打包带到看守所接着日。

真他娘的好气哦。朗姆洛揉着屁股想。谁能想到虽然翘臀小野猫不是秃顶大叔,但巨炮直男666居然是个死基佬呢。

【冬叉】脑洞·梗见图

—————————————————————————————

朗姆洛20岁的时候,刚进队,他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冬兵,后者也注视着他,眼神平静如水。这家伙似乎没有其他人说得那样凶猛?

朗姆洛30岁的时候,和他同期的队员几乎都死光了,而他坐上了副队长的位置,第一次有资格和冬兵一起出任务。那个跨世纪杀手的动作似乎也不比他快太多,打了血清也不过是这种水平,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超过他。


后来朗姆洛成了队长,特战队里除了冬兵之外比他资格更老的人全都去见了希特勒,他的胆量和自信一路膨胀起来。

他只知道他一直在进步,却没发现冬兵也一直都只比他快一点。

直到40岁生日那天,朗姆洛喝了点酒,回到休息室时看到冬兵坐在那儿,像过去二十年里那样平静的注视着他,心头不禁燃起了一把火。他借着酒劲走过去,笑嘻嘻的摸着对方常年被面具遮挡着的漂亮脸蛋,暧昧的调戏他,说要当他成为自己的婊子。

“很高兴你终于开窍了。”杀手轻松的把他压制在地,而在之前的对练中他没有一次显示出过这样的实力,虽然一样是输,但在那之前朗姆洛总能和他缠上十几分钟,“但你说反了,你是我的婊子才对。”

朗姆洛40岁的时候,终于知道了冬兵在他面前隐藏了二十年的真正实力——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这个超级战士的替代者,但下半辈子都将会是他的婊子。

文包整理

 整理了一下,从2014年底开始入欧美圈以来我一共写了37篇完结文(这么一看效率真低啊_(:з」∠)_
按cp#冬叉##盾叉#美苏##瑟巴##CE##贾尼#区分文件夹,自取所需方便避雷,基本都是短篇修过了,只有瑟巴《坠入》是个十万字长篇懒得重看,欢迎私信or评论帮我捉虫,有些是很早写的了自己都感觉好幼稚,挑喜欢的看吧⁄(⁄ ⁄•⁄ω⁄•⁄ ⁄)⁄
解压密码:我的cp原则的拼音(提示:四个汉字),十个英文字母全小写,麻烦各位知道的自己解压就行了别说出来,因为只想给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人看,并不想给伸手党
下载地址
祝大家小年快乐啦[]~( ̄▽ ̄)~*